当前位置:主页 > 地摊经济 >

2020年国家大力鼓励地摊经济

这几天的总理记者会,感触最深的,是总理的这几句大实话:回想改革开放之初,大批知青返城,就一个“大碗茶”解决了多少人的就业。前两周我看到报道,我们西部有个城市,按照当地的规范,设置了3.6万个流动商贩的摊位,结果一夜之间有10万人就业……
2020年国家大力鼓励地摊经济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城市,就是成都。这几天,朋友圈刷屏了,大家更多的是感慨,发自内心的感慨。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一个月1000块的收入,这在北上广深,或者说,这在很多城市,都是是无法想象的,但这就是现实。
 
中国是世界经济大国,这不假:中国GDP仅次于美国,这也是事实。很多外国朋友来到北上广,惊叹中国比很多欧美城市还要富裕,这也不只是恭维。但北上广是一个中国,走出中国城市,就是另一个中国。中央看到了问题,非常严峻的问题。困难可以说是空前的。但最关键的,是怎么办?总理说了四个字,民生为要。发行特别国债,扶持中小微企业,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保就业。
 
这两天,刷屏的另一条新闻,就是中央文明办的新规:中央文明办主动适应常态化疫情防控形势,在今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中,已明确要求不将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推动文明城市创建在恢复经济社会秩序、满足群众生活需要的过程中发挥更加积极作用。一句话:鼓励各地给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提供方便,这既有助于疫情防控,也在释放更多生存空间。
 
曾几何时,为什么城管对商贩的追撵,老百姓都十分反感?这些经营活动,在一些城市被列为低端行为,被各种取缔打击,时不时还会引发一些街头恶性冲突,尤其是一些打砸小摊小贩的场景,让人看得真是特别难受,感叹民生之多艰。但是摆地摊,这不仅体现一个城市烟火味的问题,更关系到很多老百姓生存吃饭的问题!至于市容市貌,交通秩序,都不能因此因噎废食。
 
此前,率先允许临时占道经营这项政策的“发源地”是成都:
 
今年3月,《成都市城市管理五允许一坚持统筹疫情防控助力经济发展措施》出台,在保障安全、不占用盲道、消防通道,不侵害他人利益,做好疫情防控和清洁卫生等工作前提下,允许在一定区域设置临时占道摊点摊区和夜市、允许临街店铺越门经营、允许流动商贩在一定区域贩卖经营。
 
上述消息发布之后,实际就迅速引发了全国关注,并有多地跟进执行。
 
此次中央文明办宣布调整全国文明城市测评指标,则标志该政策在全国范围内都将获得认可。对于城市困难居民,这无疑是在困难时期,给了一条活路,让大家有点钱赚,有口饭吃,度过难关。这样一个人性化的政策,应该为之点赞!
 
先看下成都允许临时占道经营两个多月以来的战绩。
 
据新华网报道:
 
临时占道摊点、摊区2234个,临时越门经营点位17748个,流动商贩经营点17891个……
 
自3月出台政策允许商户商贩临时占道经营以来,截至5月21日,成都增加就业岗位超10万个,中心城区餐饮店铺复工率超过98%。
 
不到3个月,增加就业超过10万个。这放在任何城市,都不是一个小数字。
 
对就业的帮助,是实实在在的。而“隐形”的利好,还有居民生活便利的增加,以及城市加速恢复的烟火气。疫情之下,城市人气重新旺起来,其重要性相信无需多解释。
 
此外,虽然目前我国疫情好转,但企业和员工复工复产仍然是个难题。因为如今全球疫情依然严峻,很多外贸企业都拿不到订单,工作岗位骤减,很多人都滞留在家中,没有收入。
 
此时各地出台允许“摆地摊”政策,也是在解决就业难问题,缓解百姓压力,促进经济复苏。在这个非常时刻,放开街边摊确属善政,是对普通民众的真正关怀!
 
要知道,在中国,有近亿人是灵活就业群体,或者叫非正规就业群体。可能一个卖早点或烤串的小摊,就是其家庭的全部收入来源。某些地方的城市管理对于这样的经营者采用“一刀切”的城市管理方式,可能就是将某些弱势人群推向深渊。
 
总理就在会议中公开指出过:
 
有的城市规划、管理观念存在偏差,一味追求“环境整洁”,牺牲了许多小商铺。这样的城市其实是一座毫无活力的“死城”。
 
在当前国家强调“保就业”的时刻,更需要给出更广阔灵活的经济活动空间。可以说,允许摆地摊,比发几亿消费券还管用!
 
在一个社会,有贫富差距的存在,就应该有多元化经济的存在。
 
现在城市最底层的人更难谋得较好生活,尤其是年龄上了40岁,没有什么特长和学历的更是没有什么机会;甚至打工也找不到较好的工作,只能做一些工资非常低的、待遇非常差的工作。
 
城市底层贫困阶层,主要是城市里面原有的低收入阶层,失业下岗工人和农村来城的务工农民。他们共同构成了城市里最底层的这个社会群体。
 
我们都知道,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的时候,只要是比较繁华的地段,人流量比较多的地段的人行道上,常有很多商贩聚集在那里摆摊。
 
看起来的确脏乱差,却是一道繁荣热闹的景象。
 
对于地摊经济,管理机构可以监管或为底层创业者提供专门的免费的或租金低廉的经营场所,而不是打击处罚。
 
那些摆地摊的商贩因为不需要交门面的租金,也不需要交什么税费,他们的商品相对比门面商铺和商场的价格便宜。这样,低收入的阶层可以在地摊上买到廉价的商品,就形成了一个“成熟繁荣”的城市穷人经济圈。
 
其中的确也有一些头脑灵活善于经营的商贩,通过地摊挣到第一笔财富,把生意逐渐做大,摆脱了穷人的身份。
 
“地摊经济”也给穷人提供了一个上升的路径。
 
“允许摆摊”的做法也没有啥新奇之处,无非就是临时性的“放松管制”而已,但绝对不能小看。
 
放松管制,柔性执法审慎监管,会激发出社会公众极大的活力。放松管制,这应该是未来改革的目标。
 
以允许摆摊为标志的放松管制,起码让普通人能够自食其力,哪怕是做小生意,摆个小摊,都不至于陷入“没钱没吃的”窘境。
 
而以此类推,允许公众有更多的创业自由,取消各种“条条框框”,我们的社会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马路市场活跃起来了,流动商贩流动起来了。“更具有生活气息了”,换一种说法就是更有烟火气。烟火气背后是人气,是旺盛的商业气,意味着老百姓生活有滋有味更景气。
 
占道经营、马路市场、流动商贩不再被列为文明城市测评考核内容,对于城市治理者来说,面临更大的挑战。
 
一方面,应变“管理”为“服务”,比如,为商户提供良好经营环境,为商户解决问题,让商户感受到善政的温度。另一方面,应强化疏导,找到利益“最大公约数”。善待摊贩,就是善待那些普通家庭,每个摊贩往往都维系着一个家庭的生存生活,维系着社会的良性运转。
 
城市管理应该像绣花一样精细,既要善于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实现智能化,又要通过绣花般的细心、耐心、巧心提高精细化水平,绣出城市的品质品牌。
 
对摊贩多一些关爱和包容,城市就多一番温情与善意。城市有活力,人人皆受益,一个充满人情味和带有人文关怀的城市,必定会带给民众更多归属感,激发人们更多的创造力。

  • 关注微信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微信号